位置:北极新闻网 > 艺术爱好 > 正文 >

村上春树:对日常生活,没兴趣琢磨

2019年07月11日 00:59来源:未知手机版

舞林争霸第二季,官兵手拉手筑人墙,原版格林童话

[编者按]近日,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的日本国民作家村上春树的迄今为止接受过的最长的长访谈《猫头鹰在黄昏起飞》中文版已出版。这部访谈历时11个小时、13万字,是一部最为深入探析村上春树艺术和内心世界的访谈记录。

本书由日本新一代风头最劲的年轻女作家川上未映子提问,村上春树回答,采访前后历时四次,集结成书。书名以大哲学家黑格尔的名言“密涅瓦的猫头鹰在黄昏起飞”为题,紧跟《刺杀骑士团长》之后推出。讲述了《刺杀骑士团长》诞生背后的故事,同时以作家独特的细腻发问角度,让村上难得道出了许多少为人知的创作秘辛、少年时期的经历、对女权主义的看法,以及对自己的世界声誉、日常生活乃至对离世后的思考等。采访进行时,正值村上春树执笔《刺杀骑士团长》期间,几大谜团呼之欲出。芥川奖得主、自少女时代起就是忠粉的川上未映子对村上的一切打破砂锅问到底,大家都想问却问不到的问题,原原本本一字不漏地如实记录。

下文为《猫头鹰在黄昏起飞》的书摘,村上春树在访谈中不仅讲述了小说创作的内容,还谈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

村上春树

让故事“潜入”

一度潜入无意识层面再重新出来的材料和之前不一样了。相比之下,不努力潜入而直接写成文章的东西则缺乏回响。因此,我所说的故事、故事,总之就是让材料潜入。潜入得越深,出来的变化越大。

川上:想再多请教一下您的故事和自己的关系。您在这次出的书中也写道:“讲故事这东西,换个说法,就是亲自下到意识底层,下到黑暗的心底。”与此同时,让我深感兴趣的,是您在一次访谈中说的那句话:“我对于地面上的自我完全没有兴致”。

村上:不是完全没有。不过真可能对那一种类的自我几乎提不起兴致。

川上:几乎提不起兴致。您能就此多说一些吗?

村上:举例说吧,我不喜欢读所谓私小说作家写的那类日常性自我纠葛的东西。对自己本身的那种事也没太深想。因为生气啊、失望啊、不快啊、烦恼啊,那种事当然在我身上也是有的,但我没兴趣琢磨这些。

川上:想写这些的心情也……

村上:我想是没有的。相比之下,更有兴趣的是寻找自己心中固有的故事,把它拽出来,观察往下将会从中发生什么。因此,日本私小说那类东西,读起来完全莫名其妙。

川上:啊哈哈(笑)。

村上:说到底,我想那首先是声音(voice)问题。如果我的声音能和别人的声音交融互汇,或者泛音和泛音一致,读者就肯定有兴趣读。最初的《且听风吟》和《1973年的弹子球》,我觉得读者是因了那种声音的交响、泛音的呼应才读的。这点至为关键。但从《寻羊冒险记》往后,就能够把那声音带进故事世界,和故事主轴“同期”了。大致说来,我想那是作为作家的我迄今走过的路径。先有声音,这是前提。如果没有交响那样的东西,哪怕故事写得再有趣,也是不大可能引人入胜的。

非常不可思议的是,我的小说即使被人翻译过去,声音也没消失。这总是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我只能读懂英语,就英语来说,阿尔弗雷德·伯恩鲍姆(Alfred Birnbaum)翻译也好,杰伊·鲁宾(Jay Rubin)翻译也好,菲利浦·加布里埃尔(Philip Gabriel)翻译也好,泰德·古森(Ted Goossen)翻译也好,声音大体上无不相通。那真是不可思议啊!

川上:那恰恰导致一种不同: 私小说自我层面的声音和现在您所说的与故事相呼应层面的声音也是不同的,是吧?尽管翻译之后语言改变—这点自不必说—自我层面的表层部分全部改变了……

村上:唔,自我层面、地表层面的声音的呼应总的说来是浅层的。而一旦潜入地下再出来,即使看上去相同,但泛音的深度也是不同的。一度潜入无意识层面再重新出来的材料(material)和之前不一样了。相比之下,不努力潜入而直接写成文章的东西则缺乏回响。因此,我所说的故事、故事,总之就是让材料潜入。潜入得越深,出来的变化越大。

本文地址:http://www.bjhexi.com/yishuaihao/92505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